百人牛牛押庄技巧|百人牛牛金币现金版
首頁 > 精品賞析 >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十二月間,長兒得嗽疾寒熱,二月十三日竟成長往,六十之年,數千里之外,罹此荼毒,哀痛難勝。

 

雖明知幻起幻滅,不足深悲,然見道未澈,念起便哀,哭泣之余,目為之昏,吾師聞之政堪一笑耳。”

在元至大四年(1311年)二月二十七日,寫給老師中峰明本的信中,趙孟頫如斯哀訴。

面對長子之死,即使長年研習佛法,曉知世事無常,生死因果皆為幻滅,可是趙孟頫依舊無法抑制心中的悲痛,哭至目昏。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趙孟頫(1254-1322)

趙孟頫,字子昂,號松雪道人。著名書法家、畫家、詩人,宋太祖趙匡胤十一世孫、秦王趙德芳嫡派子孫。元五代朝臣,追封為魏國公,謚號文敏。

時間回到一年前,即元大至三年(1310年),朝廷急召趙孟頫回京赴任翰林侍讀學士。此時,趙孟頫已經五十七歲,盡管心中有諸多不愿,也只得奉旨前往。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趙孟頫自寫小像

事實上,多年來的官宦生涯,趙孟頫早已將“仕途”看透,如早前的《承教帖》中,趙孟頫就曾請教老師中峰明本“功名利祿”之事,皆浮云爾。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趙孟頫《承教帖》

承教“若人識得心,大地無寸土”之說,無他,只是一個無是無非,無管無不管,沒義味之極,當自有得,一切葛藤、一切公案,皆是系驢橛的樣子耳。

 

和上大慈悲,而弟子日墮在塵埃中,孤負提警之意。面發赤背汗下。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中峰明本(1263-1323)

明本禪師,元朝僧人。號中峰,法號智覺,受道于禪宗寺,白天勞作,夜晚孜孜不倦誦經學道,遂成高僧。仁宗曾賜號"廣慧禪師",并賜謚"普應國師"。門下弟子多是達官顯貴。趙孟頫與其妻子管道升皆以師禮之。

而老師的教誨,使其“面發赤,背汗下”,終至頓悟。原來世間一切苦悶煩憂,都是源于計較利害得失。如若超脫于外,自然不會再受羈絆。

只是,趙孟頫萬萬沒料及,此次赴京上任,竟會導致長子趙亮,因舟車勞頓,水土不服,不幸病逝。其三十六歲結婚,又遭“晚年喪子”,自是刻骨銘心,悲慟不已。

看透官場的趙孟頫,終究也無法坦然面對家人的生死離別。

「1」

趙孟頫悼念亡子

在趙孟頫年譜中,有這樣一段記載:

二月二日,寄書札故友李衎,深懷舊誼。十三日,長子趙亮病亡,孟頫悲痛不已。二十七日,作楷書《金剛般若波羅密經》,以悼長子趙亮(由亮)。

提到趙孟頫為亡子,恭楷抄寫了一部《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以作悼念。

而在給老師明本禪師的信中,也言及此事:

今專為寫得金剛經一卷,附便寄上,今先擔其柩歸湖州。伏望慈悲,與之說法轉經,使得證菩提,不勝至愿。此子臨終,其心不亂,念阿彌陀佛而逝,若以佛語證之,或可得往生也。

趙孟頫將此經書,寄予明本禪師,請其為亡子“說法轉經”,以期得證菩提。而明本禪師,當時為幻住庵修習臨濟宗高僧,對于趙孟頫的大悲,便將這部《金剛經》誦讀百遍以超度趙公子的亡靈。

此后明本國師又加持作跋,并將經書交于幻住庵僧侶,讓其請當時國內最為頂級之經坊“杭州眾安橋北楊家經坊”刊刻,不惜成本,只為功德紀念之用。同時也希望趙孟頫能夠每每觀此佛寶,得到解脫。

此刊刻本,經近千年,存世孤本,竟得以流傳,實是佛緣使然。可惜卷前刊刻的《金剛經》正文今已湮沒,只剩高僧明本手書之刻經跋語與末尾的韋馱像敘說著趙孟頫的千年往事。

趙孟頫雅好抄寫佛經,眾人皆知,然以其手寫佛經上版刊刻的記載則從未見過,是迄今唯一僅見的趙孟頫相關文物,為稀世之寶,千年圭珍。此外,趙孟頫寄給明本的《金剛經》寫本,據載,曾為清朝內府所藏,見于《石渠寶笈》著錄,可惜今時則早已不知所蹤。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元代 趙孟頫發愿 《金剛經》

一念蓮花開·敦煌寫經及佛教藝術專場

北京榮寶2018秋季拍賣

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跋。

(元)釋中峰明本撰并書。

(元)至大四年(1311)趙孟頫發愿請刻。

釋中峰明本出資。

杭州眾安橋北楊家經坊刊刻。

存世孤本。

99×28.4 cm.

RMB: 180,000 -250,000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明本禪師將此事整個緇過都寫進這段跋文之中,其中關于刊刻的語句原文摘錄如下:

“茲承翰林侍讀學士趙公為長子七一舍人,年十六歲,遂爾云亡,乃手書是經,遠自燕都寄來,求脫子于既迷,導神于仍悟者矣,予于是焚香批閱過百遍,其筆力謹嚴,端莊粹美,雖須菩提引于二百五十比丘,會世尊于給孤園,以諸花香圍繞供養之盛,殆為無比也,因卷而收之,付卞山幻住庵, 永遠流傅。”

題跋中亦提及趙孟頫所抄經書,筆力謹嚴,端莊粹美。而明本亦擅書法,為禪門書家,其書雖初學王羲之,但自成一格,幾乎無法則可循。明代陳繼儒在《書畫史》中稱明本"書類柳葉,雖未入格,亦自是一家"。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卷后有刊刻此部佛緇之刻經坊杭州眾安橋北楊家經坊,曾出現在磧砂藏版畫當中,學界對那幅版畫的刊刻年代頗有爭論,有說是元,有認屬為南宋。如今看來,磧砂藏版盤的刊刻年代應該可以定到元初了。

因此,該跋語對于研究楊家經坊之歷史也有十分重要的文物價值。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2」

趙孟頫與《金剛經》

趙孟頫篤信佛教,所恭抄佛經甚多,尤其《金剛經》,可考者,累有十多次。足見趙孟頫其人,所書佛經,并非純為追求書法藝術,而是虔誠的信仰使然。

亡子故去,哀寫此卷《金剛經》,希望為子祈福。然而,對于趙孟頫而言,竟禍不單行。皇慶二年(1313年),趙孟頫又痛失幼女,再度悲不能勝。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趙孟頫《幼女帖》

“孟頫不幸,正月廿日幼女夭亡,哀懷傷切,情無有已。雖之死生分定,去來常事,然每一念之,悲不能勝。兼老婦鐘愛此女,一旦哭之,哀嚎數日,所不忍聞”

 

“近寫金剛經一卷,卻欲尋便上衲……甚望師父一來,為亡女說法,使之超脫,伏惟仁者慈悲,惠然肯臨,幸甚。”

從《幼女帖》中,可知趙孟頫在幼女夭亡后,亦寫了《金剛經》,希望其能夠早日往生。

不同于尋常人寫經,趙孟頫崇信佛教,研習佛理不輟,所以他在為長子、幼女寫完《金剛經》后,還特地書信中峰明本,詢問《金剛經》佛義。而且趙孟頫在每次接到老師的書信后,都要“焚香拜望”。

如祖順《中峰和尚行錄》記載:

“公(趙孟頫)后入翰林,復遣問《金剛般若》大意,師答以《略義》一卷。重天目中峰之道,每受師書,必焚香望拜。公每見師所為文,輒手書,又畫師像以遺同參者。”

很快,愛妻管道升在遭受數次打擊后,竟也撒手而去。悲乎!

孟頫得旨南還,何圖病妻道卒,哀痛之極,不如無生。酷暑長途,三千里護柩來歸,與死為鄰。年過耳順,罹此茶毒。

 

“雖疇昔蒙師教誨,到此亦打不過,蓋是平生得老妻之助正卅年,一旦喪之,豈特失左右而已耶!哀痛之極,如何可言!”

面對接連的生死,趙孟頫只能讓自己從佛教中需求解脫,安放苦痛,除了抄經,亦作法事。

如《塵事帖》所載:

“五月十日老妻忌辰,一如前議,命千江庵主主持,了普度一事。只作一晝夜,日誦《法華》,夜施十燈十斛,兼三時宣禮法華懺法。”

「3」

趙孟頫與中峰明本

盡管中峰明本的年歲,比趙孟頫還小九歲,可是從二人的書信往來中,不難得知,明本禪師是他的精神導師。

早在大德四年(1300年),明本來到蘇州,結廬居住于閶門之西五余里的雁蕩。郡人陸德潤聞禪師之名,施松岡數畝,建平江幻住庵,時任江浙儒學提舉的趙孟頫即為之題匾額曰“棲云”。

而且,有傳言建造此庵時,馮海粟煉泥,趙孟頫搬運,明本親自涂壁,建成草堂三間。

前文提及,趙孟頫每次接到禪師的書信,都“焚香拜望”,這就不難理解,趙孟頫會不遺余力書寫明本著《懷凈土詩》一百零八首并作跋語。

“右《懷凈土詩》者,中峰和上之所作也。詩凡一百八首,取素珠之一周也。予嘗為書其全稿矣,茲特采其要者再為書之。憫群生之迷涂,道佛境之極樂,及其成功,一也。”

趙孟頫與明本二人書信往來,探討禪法,而趙孟頫論到真切處,更是常“悲泣垂涕,不能自已”。此外,趙孟頫的夫人管道升以及哥哥、兒子,都信奉中峰明本,也有匪淺交契。

趙孟頫在去世前半個月,寫給中峰明本的最后一封信《瘡痍帖》中,終于勘破生死,言道“固是無可深悲,但人情世端自不能已耳”,“人誰無死,如空華然”。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趙孟頫《瘡痍帖》

在趙孟頫過世后,中峰明本在“對靈小參”中,也說趙孟頫“雖有冠世之才卻不為其所惑,而能于生死大事孜孜參究,如同山林中的老僧寂然忘卻世緣塵累。”終其一生,即“以積劫之事系于真情”。

「4」

結語

趙孟頫一生,先為功名所累,后又接連面對生離死別,老年喪子,幼女夭亡,老妻又病逝長往。

所幸長年在老師中峰明本以佛法予“訓誨”下,“以積劫之事系于真情”,最終得以勘破,頓悟“人誰無死,如空華然”。

事實上,宋末元初,趙孟頫也只是華夏萬千士子中的一個縮影而已,在面對國破家亡,生死離別,除了以佛法尋求解脫,又當如何處之。

筆者亦嘗想,這件由中峰明本國師親自誦讀百遍并加持做跋,為趙孟頫專屬定制的《金剛經》刻本孤本,想必一定曾觸及趙孟頫雙手之余溫。而趙孟頫每日燭下親自誦讀該佛門法寶時,又會因世事滄桑,有怎樣的感慨萬千?

千年圭珍,緣者得之。

面對生死別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趙孟頫

 

參考資料:

紀華傳:趙孟頫與中峰明本禪師

何歡歡:趙孟頫的佛教因緣

元?釋明本?天目中峰和尚廣錄?附錄/禪宗全書

  百人牛牛押庄技巧